香港六马开奖结果

【校长专访】杭州东方中学国际部校长王义海专访精彩回放

发布日期:2021-07-09 05:14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国际学校名校长“智问”高端访谈杭州站、南京站分别于6月16日、17日圆满闭幕,现场到访的国际学校校长接受了来自腾讯教育、直说择校的专访。专访中,各位国际学校校长道出了对国际教育整体发展趋势的预测、对国际学校发展的探索与实践经验进行了分享,还对家长和接受国际化教育的学生提出了中肯的建议和美好的祝福。

  接下来,让我们对这一场场倾注了国际学校各位掌门人热情与智慧的见解做一次全面的回顾。希望这些专访的文字记录,能够为今天正在择校的家庭提供帮助,也希望给教育同行们更多的启示和借鉴。

  主持人:各位腾讯的网友,大家好!这里是“洞见教育的未来”,由腾讯教育和直说择校举办的2021中国国际学校校长高端访谈“智问”的专访现场,我们今天非常荣幸的请到了杭州东方学校国际部校长王义海王校长,我特别想请教一下王校,在生活当中,家务劳动您最擅长做哪项?或者您平时因为工作很忙,是不是很少接触家务劳动呢?

  主持人:比如说做个饭。我觉得做饭是一个工程挺大的事儿,每天下班还要做饭,那王校应该是很辛苦。那在生活之余,您有什么兴趣和爱好吗?在工作之外的时间。

  主持人:因为在我们经验上来理解,很多的校长平时工作都非常忙,经常是早出晚归,不知道王校每天几点钟上班,几点钟下班,然后跟我们之间的团队在沟通上经常是不是也经常加班或者跟大家在工作上面有很多比较长时间的这种接触,跟哪个部门的沟通频率是最高的?

  王义海:上班时间一般在6点半到7点之间,一个礼拜会有两天9点到9点20离开,因为我们学生有晚自习,剩下三天基本上在5点到5点半之间。

  主持人:不知道是不是方便透露您作为一校之长,跟各个部门应该都有一些横向的工作上的交集,那跟哪个部门的沟通频率最高?您最重视哪个部门?

  主持人:教学和学生管理。那么在比如说我不知道我们的团队都是80后、90后,是不是有很多年轻的同志,如果在我们的工作当中,尤其像您作为资深的教育从业者,又作为校长,在职位上是不是跟这些年轻的同事之间在沟通上会有一些冲突或者是观点的交锋,怎么来管理这些年轻的同事?同时我知道国际化教育,很多的学校里边会有很多外教或者很多海归教师人才。大家实际上思想、思维方式、想法都不太一样,您是怎么来管理他们的?

  王义海:实际上跟老师之间的不同的看法偶尔也会有,但是整体上来说,在目标一致的情况下面,还是比较好融合的。我自己虽然说可能有一定年龄,但是心还比较年轻,所以跟老师们观点上大部分还是比较重合的。还有一点,因为我教数学,跟外教的交流有专门的一个团队,相对来说中间有一个桥梁,有一个台阶抬一下,那么跟我们外教之间的一些矛盾就有一个缓冲,这样子还是比较和谐的。

  主持人:这也是在管理当中的一些经验和办法,王校我还想请教一下咱们有没有一些团建的活动?都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建立同事之间,团队之间的一种感情和工作上的一种默契度呢?

  王义海:我们每周都会有个老师之间的例会,在例会上大家可以畅所欲言,通过讨论来达到共同的共识。我们一个学期、有时一个月,我们老师之间会搞一些团建活动,比如说出去吃个饭,搞一些户外活动,那在轻松的环境里面,老师之间有一些工作上的不愉快或者是分歧,在这里面就能够达到比较好的融合。

  主持人:像我们国际化学校除了中教也有很多外教,我想了解一下王校长,跟外教之间怎么来进行交流和沟通,因为外教有的是短期来到中国,对中国的文化包括中国的学校之间的管理,部门之间的协作还是有一些陌生,我们也知道外教其实流动性也比较高,并不是所有的外教都能够对教育有一定的情怀和奉献精神。那在外教的管理上,咱们学校尤其是王校长有哪些更好的经验分享给我们?

  王义海: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刚才讲到的外教有一定的流动性,它可能短期或者理念不一样,因此必须要给它一个制度,在这个制度里面,大家都遵守教育基本的规章制度。另一方面,就是我们所有的外教我们会跟他们学习一些中文,每一周举行一些例会,让他们通过学习,通过他们来提高他们的中文水平,然后融入到我们这个团队里,还有通过例会,通过共同的交流活动,中方老师跟外教之间就能形成比较好的默契度。外教我们一个学期或者一个月也会参与我们中方老师的团建活动,这样大家就比较好一些。因为外教很远到这里来,他也是缺少有一些归属感,那么我们在生活上多关心,工作上要严格要求,大家形成一种比较好的文化。

  主持人:让外教在生活上感到有温暖,有部门也好,整个学校在支撑他,同时在工作上对他提出非常具体、非常标准化的要求才能够让外教更好的跟我们中方的管理团队相融合。非常感谢,这次专访也是能听到很多国际学校校长在管理上的很多的经验,包括在教学上的很多经验。接下来我就想请教王校长一个跟教学有关的问题,像我们知道有很多低龄化的孩子是在义务教育阶段体系内学校成长起来的。那么到了高中阶段,有的可能是在初中在读阶段,家长就考虑把孩子送到国际化学校了,针对孩子来讲,可能这种不同的文化氛围,小鱼儿开奖网站,不同的教学环境和整个教学的模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他来说短期内很难适应,我们学校有没有这样的孩子,然后是怎么来帮助他们进行过渡的?

  王义海:这个问题确实问得非常好,因为现在义务教育阶段到了国际化学校之后,是家长一个非常关心的,也是家长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那么我们国际学校已经办学将近十年,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做了一些积极的探索,我们主要从两个角度,一个是知识的角度,我们进行搭建台阶,比如说能够听得懂,知识的起落点上应该说是要低起点,然后要小步走,然后要快节奏,学生从初中过渡过来知识。

  第二个是语言角度,要对他英语一开始的时候可能强度会大一些,另外一个方面从精神思想上,我们要帮助他,让他过渡到一个独立、能够合作的学习氛围里面,所以在师资上,我们会有一个外教的教学,同一门课还配备了一个中方的辅助,这样能够就起到一个过渡,一个中方老师进行帮助的过程,而且每一个班都会给他配备一个辅导员,同时每一个班的学生人数不能太多,我们目前控制在20个左右,这样子一个老师他对的每一个学生都能关注到,都能够跟学生交流的时间就会比较长。

  主持人:不仅仅是在学术上来帮助孩子快速的过渡,同时在精神上,思想上包括生活上要给他更多的辅助,让他能够在过渡期适应期能够快速的融合进来。刚才我们谈到为什么会涉及到过渡的问题,是因为义务教育和国际化教育之间还是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无论是课程设计还有教学模式。所以这一块也想听听王校长跟我们分享一下这种差异到底在哪里?国际化优势它的优势到底在哪里?

  王义海:举个例子,学习知识模块是可选择性,但作为义务教育阶段不具备选择性。第二个对知识的产生结果,这个分数的产生它更注重过程性,如果说是义务教育阶段是以最后一场考试为结果,那么到了国际教育,它可能更偏重作业、课堂跟一次次的过程比较有大的关系。第三个就是在学习的方式上也会有一些不同,比如说更注重合作性,更注重探究性,包括主动性,都还是有一些不一样。

  主持人:在评价上面,我们义务教育更多的是最终分数结果,国际化教育更注重平时成绩、平时表现。这对于从义务教育体系出来的孩子来讲还是挺有考验的,因为大家可能都是为了最终的那个目标而奋斗,平时其实成绩的积累,能力的积累还不是特别的关注,这个其实对于家长来说也是比较挑战的。所以接下来我就很想了解,关乎到家长的问题,因为国际化学校,虽然有很多家长是有意愿,主动把孩子送到了国际化学校,但是送进来之后,会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比如说家长存在一些误区或者咱们学校提供的教育或者提供的服务能够满足家长需求的可能会从中间存在一定的落差,甚至是存在一定的偏差。这之间是大家从最初认知上就有偏差还是说可能国际化教育有的确实不适合部分孩子,这个您跟我们的家长和家庭之间是如何来协调作战和协调沟通的?

  王义海:首先家长的认知上,比如说从2010年左右,家长对国际化其实还比较陌生的,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特别在杭州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家长对这一块的认知应该是越来越好,而且了解的也越来越深。我们学校为了解决这一个问题,我掌握一个原则或者一个方法,就是让家长尽可能多的来参与我们教学的过程,不是说让他来教学生,而是让家长跟小孩一起共同进步,那么我们会有家长会,也会比较注重仪式教育,比如说每一个学期结束,十年级到十一年级,十一年级到十二年级要举行一个仪式,让家长知道小孩子在哪些方面是进步的,能感受得到变化,这就最能够解决家长焦虑的一个好的方法。同时也通过孩子的变化真正让家长看到国际教育的价值所在。

  主持人:我想了解一下,因为王校长您可能也是会站在家长的角度上,对于孩子的招生,孩子进入国际化学校会有一个评估,作为您个人来讲,您有没有个人的偏好,比较喜欢哪个类型学生?

  王义海:说实话,从我自己从业角度来说,教书二十几年,最开始还是有的,比如说一开始喜欢理科好一点的,后来发现文科好一点也可以。一开始喜欢活泼一点的,后来感觉默默无闻的也好,当老师到了一定年龄以后,对小孩子基本上还是一视同仁。

  主持人:就是已经摆脱了自己对孩子认识上的局限性,每个孩子都有他的长处,可取之处,可以发挥潜能的地方。那最后特别想了解一下,针对于国际化学校这一块,很多家长对国外的这种局势的变化,尤其是因为疫情或者因为国际关系的这种波动,可能对未来孩子出国留学也存在一定的迷茫,甚至有的可能会选择变一个方向或者是滞后留学或者在留学整个规划上有一个大的这种变化。那咱们作为国际化学校来讲,怎么给家长更科学合理的一个规划或者更直观的传授国外的这种情况,让他们更科学合理自主的去做一些规划呢?

  王义海:首先一个问题就是家长现在的想法,要不要出国留学,那出国留学之后会对孩子带来哪些方面的成长?

  第一个问题我建议,要结合自己家里的经济情况,对孩子将来培养的目标以及成长的路径的选择来最终决定他要不要出去,孩子出去以后,到底会带来哪些成长,我觉得两个方面,一个方面从孩子成长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要给孩子两样东西,其一,要给他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读万卷书其实还要行万里路,属于看看。其二,从我们老师的角度,我们希望给孩子两样东西,一个给他民族的根,一个希望给他一个翅膀,那就是飞翔的翅膀。所以孩子出去以后,从人生观、世界观来说,这个东西是很好做的,出国很有帮助的。但是家长要期待跟2000年左右,跟我们15年前、20年前这样子出去再回来很大的一个议价,在目前,我觉得不能有这么一个期待。因为我觉得平常心,你去读书了,就是能够学到知识,从这个角度,不能说我投入一块产生两块的效益,这个理解就不太好了。还有一点,从国家的发展角度来说,其实还是有鼓励部分孩子要出去学习,学习人家优势。跟不同的国家要有文化的交流,或者说出去传播中国的文化,这个也极其重要。

  如果人不走出去,中国文化怎么传播出去呢?你如果出去了,把好的东西带回来,又能促进我们中华文化更高的提高,我是这样来理解,这是从大的角度,从小的角度来理解的话,实际上留学要找到在疫情里面肯定有些冲击,但是要找到留学这个沙漠化中的绿洲,哪些地方留学还是绿洲的,对吧?你比如说大城市里面,国外的大城市里面,好的高校里面,好的专业里面,我觉得这个还是要考虑的,还是很有意义的。所以留学这个教育,这个行业或者留学教育这一件事情本身应该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不管对于孩子个人,对家庭还是对国家,还是对我们文化的传播发展,我觉得都还是很有意义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王校长,不要用投资的心态送孩子出国留学,同时想要传播中国的文化,先得有人走出去,才可能让中国的文化被世界所知,所以留学生也承担着传播中国文化的重担,国际学校也承担着培养具有中国情怀的国际化人才的重任。非常感谢王校能够今天接受腾讯教育跟直说择校的专访,谢谢您!